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扫一扫,微信直接登录

宝石论坛

快捷导航
查看: 947|回复: 0

只是因为爱过你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0-10-4 23:55:12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陆则一直猜不透逸扇的心思,就像此刻。他不懂逸扇的大发脾气是为了什么。
   逸扇蹲下身,仔细的看了看杯子里两株断了根的植物,看着林可,一字一句的说:我恨死你了。
    林可无措的看着陆则,没有想到一向安静寡言的逸扇,发起脾气来这般激烈。
    陆则一脸不忍:小妹,不要耍脾气,快向林可姐姐道歉。
    逸扇摇头,转身冲出门外。
    陆则回头看着林可,一脸歉然:逸扇从不这样,小孩子不要和她计较。
    晚上九点钟,逸扇还没有回家。桌上的饭菜早已冷掉,陆则打了几十次电话给她,都是关机状态。穿上外套,准备出去找她,却讶异的发现逸扇正坐在门前静静发呆。
    一股气冲上心头:逸扇,你跑到哪里去了,知不知道这样子会让哥哥很担心,你出事了爸妈该有多担心?
    逸扇一脸苍白的站起:你还会担心我吗?
    不自觉把语气放缓:逸扇,你是我唯一的妹妹,我怎么会不担心你?
    他和逸扇,并不是亲兄妹。
    依稀还记得收养逸扇时的情景,孤儿院里,清瘦的逸扇窝在角落,一双大眼睛灿若流星。当时十二岁的陆则执意拉着父母的衣角,要她做妹妹。
    才四岁的逸扇是敏感的,小心的跟在陆则的身后。安静的看他读书写字,全然没有一个小女孩的活泼可爱。可是陆则是真心喜欢着她的,喜欢陪她在院子里荡秋千,看她嘴角若有若无的笑意。甚至出去和朋友玩的时候也要带上她,惹得一帮朋友笑他有恋妹情结。
    逸扇一点点长大,性情也开始开朗,一切本该完满。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改变的呢?逸扇慢慢的和他疏远。也许从他十八岁上大学开始吧,那时的他意气风发,沉浸在全新的世界中,半年才回家一次。在大学亦有恋爱过,可惜年少不曾珍惜,一径的任自己伤感下去,却没有发觉,已经慢慢长大的逸扇竟对他再无半点依恋。
    逸扇变得这般冷清少言,他亦是有责任的吧。工作两年以后,蓦然惊觉。不止一次和父母谈起逸扇。父母是深爱她的,却不知该如何对待她,对她太好,她抗拒,对她放手,她自怜。陆则也曾想过好好与她谈心,可是坐在她对面,却不知从何谈起。也许对她,始终是心虚的。
    十二岁的他牵起逸扇:妹妹,我会保护你,不让任何人欺负你。可是他食言了,面对着逸扇。他好像在面对六年缺失的岁月。这六年,她与父母始终无法亲近,冷情的她亦不会有朋友。想必逸扇过的很寂寞。
    她曾想过打开心房吧。可在他转身的一刹那,她的心门,重又重重关上。
    正是花一样的年纪,本该明媚灿烂,可是她的心,却隐在黑暗中无法触摸。
    是想补救的,所以说服父母,把她带在身边。
    可也许是他错了,两年过去了,逸扇面对着他,愈加少言。
    也曾想过找自己的女朋友来,也许有个同性朋友陪伴,逸扇会容易打开心扉。却没有料到,她这样不开心的,甚至当林可无意间碰倒她的花瓶时,她不惜恶语相向。
    这是很少见的,逸扇虽然冷情,待人接物还是有礼,从未像今日这样失态。
    拉住逸扇的手:小妹,你不喜欢林可吗?
    我不喜欢有用吗?陆则,你会为了我和她分手吗?
    陆则苦笑:若你这样的讨厌她,我保证,从此她不会在你面前出现。
    逸扇回头走向浴室,靠着墙想心事的陆则,听着浴室隐约的水声,心中的感觉难以言喻。也许,逸扇只有在此时,才会全然放松,静享温柔。
    年少的时候,逸扇头枕在陆则的胳膊里安静入睡,稚气甜美,柔软的头发在他的指尖轻绕,一腔柔情,是真心怜惜着她的。
    可惜,这样的情景,已经不复存在。
    陆则和逸扇坐在桌边吃饭,电影频道放的是林青霞主演《东方不败》。
    东方不败微笑:我不会告诉你,我让你永远记得我,我让你后悔一辈子。
    反手一掌,红衣长发,堕入万丈深渊。
    看到这里,没有人会不动容。而陆则,惊讶的发现,逸扇的眼中,竟然有泪。
    下意识的把手伸去,擦去她脸庞的泪。
    逸扇抬起头来:哥哥,若我有一天离开你,你会不会记得我?
    陆则的手,放在逸扇的头顶:若你离开了,哥哥会一直找你,直到找到你为止。
    找到我,把我束之高阁吗?
    小妹,哥哥答应你,从今以后,再也不会有这样的情形发生。
    可是,哥哥。你以后会有妻子,又有哪个女子能容忍你全心全意的待我?
    小妹,这是不可能的。你和我,是兄妹之情,没有任何人可以破坏。
    逸扇低下头,不再说话。
    晚上起风了,陆则从柜子里拿出薄被,走进逸扇的房间,床上的逸扇肩部裸露,陆则仓皇的转过身去:他的妹妹,早已长大。
    把她的身子遮得严严实实,静静看着逸扇的容颜。逸扇是美丽的,想必在学校,一定有很多男孩子追求。但可以想象,那些追求在逸扇的眼中应是可笑的。
    一遍遍的想象,将来该有怎样的男人能照顾逸扇,那个男人必定是爱她若父,宠她若女的吧。
    轻叹一声,转身离去。
    床上的逸扇,把眼睛藏在被子里,慢慢湿润。
    是她奢求太多了吗?
    哥哥,只是有些时候,我需要你。如果当时你不在,那么以后,你就不必在了。不是残忍,只是若你错过了,你又可以拿什么来弥补呢?
    执意拉着陆则去校园的逸扇,把纤细的手放在陆则温暖的手心:哥哥,我需要你的帮助。
    人来人往的教学楼前,逸扇踮起脚尖,在陆则的脸庞,轻轻印上一吻。
    一切仿佛已经停止。
    如果这一刻,可以永恒,该有多好。
    以后很长一段时间,陆则都在心中慢慢回味。
    陆则伸手抚向自己的面颊,逸扇的脸转向别处。若他没有看错,逸扇的脸上,分明有着不忍。
    只是什么样的原因,让她不惜做出这样的举动?
    陆则回头,看到一个虽不俊朗却洒脱的男子,失魂落魄。
    逸扇分明是喜欢着他的,可这一切是为什么?
    心不是不失落的,曾在他怀里安静入睡的小妹,那么快,就有喜欢的人了
    只是,那么气度不凡的男人,应该不是学校的学生。那么,逸扇是怎么认识他的?
    一脸抑郁的陆则看着逸扇:小妹,我要听你的解释。
    解释什么?逸扇漫不经心的把玩着车上的小饰品。
    比如,比如那个吻,比如那个男人。
    这难道不是你一直所期待的吗?
    再也不敢深问下去,如果这个反问是对于第二个问题,那么他应是无奈;若是第一个问题,他该是心惊吧。
    和林可分手并不是很困难。
    林可只是问他是否已经决定,得到陆则肯定的回答后,那边的电话,轻轻挂断。
    这便是他的爱情,再也没有第一次的刻骨铭心。有的,只有若有若无的暧昧。
    放下电话,无边的寂寞将他侵袭。
    如果可以,他想全心的投入一次,哪怕受伤。可是他已找不到对手。
    自私的想把全部感情投入给亲人,只是还有可能吗?
    如果逸扇已经找到她的所求,她必定会决绝的离开。
    他想他是不能忍受。
    自私的想,那个被逸扇喜欢的男人,那般的出色,或者已是名草有主吧。
    慢慢窥视自己的想法,心惊不已。他已无法分清对逸扇的感情是什么,是纯然的爱护,还是情不自禁的怜惜,抑或一切都是借口,他对逸扇,根本就是无法自控的占有。
    不知道怎么面对逸扇,敏感的逸扇察觉到了他的变化,愈加的疏远他。
    早该知道的,逸扇这样的女孩,心思百转千回。对于她不确定的事情,她会一再的拒绝。
    心里暗暗下了决定:如有可能,他会向她敞开心扉。
    他可以冲下楼去,可以以兄长的身份出现。可是他不愿。
    没想到,那个男人牵着逸扇进屋。
    气氛是尴尬的,逸扇的脸,埋在长发里。
    男人伸出手来:你好,我是程莫锋。
    无论忙到多晚,非要亲眼看一下逸扇才肯离去。
    慢慢了解原来爱一个人是可以这样激烈的,这样一个男人,看上了某个人,断不会放手。
    只是盛世的爱情,从来都难逃慢火的煎熬。他这样的热情,可以持续多久。
    逸扇禁不起这样的变故,一场有始无终的爱情会将她摧毁。
    若可以,陆则多希望,牵起逸扇的手走一辈子的,会是自己。他已经负她一次,绝不会有第二次。
    一切已经太迟。
    可是又怎会甘心?
    推开逸扇房间的门:小妹,能和我说说话吗?
    正在写日记的逸扇合上日记本。
    逸扇,如果你愿意,等你毕业我就会娶你。我能给你的爱,不像程默锋那么激烈,但是绝对安全持久。
    逸扇慢慢把陆则推出门外:哥哥,请给我时间考虑。
    逸扇离开了,只留了一封信和一个日记本。  
    可是因为爱过你,才不得不离开你,哥哥。因为爱过你,所以无法原谅你对我六年的冷落,因为爱过你,所以不能让你忍受爸妈的不谅解,因为爱过你,所以不能让你忍受别人轻视的眼光。  
    日记从逸扇十岁开始记起,分为两个部分,前半部分是陆则不在的六年,后半部分是陆则日日陪伴的两年。
    可是痛苦都是一样的。
    只言片语在陆则的心中反复流转。
    哥哥,你将离开我了吗?如果是,该有多久。
    哥哥,没有你的家,我很孤单。你没有经常联系我,是忘记我了吗?
    哥哥,我依稀记得,你怀里的温暖。可是,我已经感觉到难堪,难道,之于你,我只是一个过客吗?
    心一点点慢慢冷掉,听说哥哥已经恋爱。你在远方独享繁华,独留我,一个人。
    哥哥,看你在为感情伤心,偶然听到爸妈说起你和那个女孩的事情,看到你忧伤的表情。我不懂,爱情究竟是什么,竟可以让你这般忘我。
    哥哥,我的心很空,我想唯有你的温暖,可以填充我的寂寞。
    可是,你还不回头。
    这种暗长的情愫,我已经慢慢懂得。我想我已经爱上了你。
    君生我未生,我生君已老。恨不生同时,日日同君好。
    哥哥,我已经长大,你可会看看我?
    哥哥,我想学文科,可是当爸妈建议我学理科时,我竟然说不出反驳的话来。
    好吃力,好累。哥哥,我讨厌理科,你怎么不来帮帮我?
    对冷镜抚眉,对冷窗叹息。哥哥,我在心中揣摩你的样子太久,久到忘了你真实的模样。
    好累好累。
    你终于回头,要好好弥补我。
    我们终于可以天天相见。
    存心让她难堪,我就是要恶劣给你看.
    程莫锋已有女友。他甚至不介意把他的女友介绍给我。他以为他可以掌控一切吗?我会让他永远后悔。
    对不起,哥哥,我利用了你,我想我已确定我不再爱你,因为吻着你,我的心中,只有对他的不忍。
    哥哥,你又开始疏远我,可是我却没有再难过。同样的伤害我不会在乎第二次。
    程莫锋是个执着的男子,他强拉着我,要我亲眼见证,他和女友分手的过程。看着他女友落寞的表情,我好难过,谁能保证他以后不会这样对待我?
    这样肆意的伤害,仅仅是因为不再相爱了吗?
    哥哥,我想如果是你,断不会这样伤害一个女子。
    我该怎么办?进还是退?
    决定放开程莫锋,我想如果有一天,当我的爱情耗尽,我会找一个真心待我的温和男子,只是哥哥,那个人不会是你。
    程莫锋不会轻易放手,这我想得到。可是没有想到那么执着。
    几乎夜夜守在我的窗外,有时候半夜醒来,都能看到他在窗外孤独抽烟的身影。哥哥,当年若有他一半用心,想必我对你至死不渝。
    今天放学,程莫锋把我拉进他的车里。他说他已经不能等待,如果我不能答应他,他会把我绑架。
    我笑了。我想每个少女心中都有个梦。她的心上人有一天会带着她,信步天涯。
    罢了罢了,我想原谅他了。即便以后,我会后悔亦在所不惜。
    支离破碎的语言,在心中慢慢沉淀。
    一切都已经结束。
    、陆则把逸扇的日记和信一点点烧掉。
    他从来都是被动。
    而逸扇,单方面的决定,爱他,放弃他,然后转身离去。
    他曾经给逸扇承诺:她若离开,他会一直找下去。
    注定又是要食言了。
    他想他会如逸扇所愿,娶一个温良的女子为妻。然后,等待逸扇偶然把他想起。
    从此无喜无悲。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客服热线
010-66113443 周一至周五:10:00 - 18:00
用户在本站发表的内容仅表明其个人的立场和观点,版权归用户所有
如您发现有侵权行为,请联系客服,我们将妥善处理

星城祖母绿旗下专业宝石交流论坛,汇集了数万条网友关于祖母绿知识的相关心得,提供专业的宝石相关知识介绍答疑,是珠宝首饰时尚达人、业内人士、消费者的首选珠宝聚集地。| 网站地图

Powered by Zumulv.Com! © 1990-2017 StarCityEmerald Inc.

QQ|小黑屋|手机版|简易模式|珠宝玉石论坛 ( 京ICP备13002152号 )|网站地图   

GMT+8, 2019-12-7 07:46 , Processed in 0.447562 second(s), 22 queries , XCache On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