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扫一扫,微信直接登录

宝石论坛

快捷导航
查看: 885|回复: 0

村头久久站着的身影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1-4-8 11:19:27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  这是我1993年写的一篇文章,上海租车1996年母亲永远离开了我。清明到了,我还看到她久久地站在村头……
  村头久久站着的身影
  耿兴余
  不管在什么地方,只要我一闭上眼睛,就看到了村头那个久久站着的身影。每当这时,我的心就是一阵酸楚的疼痛,因为那个身影对我实在是太熟悉而又太陌生了。
  自从我放开吮吸的乳头,就开始了远乡的就学、参军、千里之外的工作……
  我见到她的时间大部分是出差路过,匆匆而去,匆匆而走。但每当我走时,她总是嘱咐再三,送我到村头。
  当我走出村庄,甚至很远时,还看到久久站着送儿的母亲的身影。
  记得33年前的一个夏末,我偷偷地在学校报名参军,临走前才告知母亲。母亲知道东南沿海和西线都在打仗,不肯让我去,我说:“好铁要打钉,好儿要当兵,我出去是奔前途、闯世界吗!你不想自己的儿子有出息呀?”一句话说得母亲笑了,他说:“我和你爸吃了一子辈苦,就是希望你们有出息,只要你有出息,就能为妈争口气,我送你参军!”wyt_v7
  离别那天,我要去看看因公受伤住院的父亲,妈妈说:“你放心走吧,乡里接你的人来了”。就这样,她把我送到村外,我走了很长一段路,回首望时,她还久久地站在村头……
  从此以后,三十多年,我和妈妈分了手。
  每次相见,时间都很短,每次都是他送我到村头。
  她由黑发,送到满头白发,由身体刚健,送到双目失明。
  她在我心中有太多的记忆,但记忆最深的是他久久的站在村头。
  不久前,父亲病故,因为工作忙,我没有回家,心想这下该遭到母亲的不满了。但没有听到母亲的指责。收到的是村里人写的一封匿名信,信上是这样骂的:“都说是你在北京当了官,得了国际金奖,发了大财,村上的人等着你给请西安市的泰腔剧团来演戏,谁知你忘恩负义不认乡党,看来你这个官也是个昏官(其实我仅仅是一位记者——作者注),你等着!村里人和你算账!”
  父亲的丧事过后,我有了时间,特意带着爱人去看望母亲。当我们走上白鹿原,走进村口,母亲竟然站在村头等候了。她用昏花的眼睛,向远处眺望,当我们向他答话时,她才乐呵呵地笑了:“儿子回来了,儿子回来了,我总觉得你们这儿天该回来了,所以每天我都在村头等着。”显然她的眼睛已失明。
  看到八十多岁白发苍苍的老母,我的心一阵酸疼。我们拉着她被风吹得冰凉的手,看着她那一身破旧的衣裳,内疚的心使我久久难以平静。
  自古忠孝难全啊!我的泪夺眶而出……
  我说:“爸爸去世,我没有回来,你生气了吧?”
  妈妈说:“不回来好,不回来好,你回来村里人叫你请大戏,花钱不说,挤死人咋办?就这村上的人都闹伙的不行,还花了4千多块呢。”
  我没想到80岁的母亲是这样的明白,这样的豁达。我心里的一块石头随之落地。
  下午,我们到父亲的坟前,看着他长眠之地,心绪翻滚,但没有说出一句话,我强忍悲痛,向他深深三鞠躬……
  当晚我和爱人陪着母亲坐了很久很久。母亲谈到民国十八年,父亲怎样逃荒到陕南山区;她又是怎样失去被杀害的红军丈夫,改嫁嫁给了父亲;1960年困难时期我参了军,家里无吃的,父亲到谓北讨饭。但是,她从来没有把这些困难告知给在部队服役的我。他说:“为了不分你们的心,妈什么苦都能受”。
  当我拿出在国际摄影中获得金牌和作品集。她说:“我送你出去参军那年,就是等你的立功喜报,后来,确实年年都收到了,妈在人前头也扬眉吐气了。前些日子,听人说陕西日报登了你获国际金奖的事,妈一夜没睡着。那时你爸正病重,当他全身痛疼难忍时,我就把你得国际金奖的事来回说给他听。他想看你时,我就说你工作忙,离不开,公家的人吗,那能说回来就回来。他病危时,我就拿着刊登你获金奖的报纸说,儿子不容易啊,都得了国际金牌,你不要等他了,你放心去吧,我们的儿子是为你争了光的,你这辈子值得。”听了母亲的话,父亲安详地闭上了眼睛。
  我临走那天,母亲似乎有个心事要告诉我,老半天才吞吞吐吐的说:“我给你商量个事”。
  我说:“你说吧,妈”,
  “我想叫你吧那一本画册留给我。”
  我大笑着回答:“我以为什么大事,别说留一本,你要多少我都给你拿来。”
  他认真的回答:“我就要这一本,我死了也要把它带着”。
  顿时,我觉得我的作品集神圣了,它怎么在母亲的心中有这样重的份量!
  三十多年来,母亲守着那块黄土地,有多少苦楚,有多少艰难,然而她没有吭过一声。破衣烂衫,粗茶淡饭,在她看来,好像这些都是天注定给他的待遇。她无奢望,不苛求,她苦苦所期盼的,难道就是儿子这块金牌,就是儿子这本作品集?
  当我把随身携带的这本作品集交给她时,她擦了擦手,好像在接受一次最高的奖赏。
  五天事假到了,探望母亲这次算是较长的一回,我和爱人要返回北京。
  八十二岁的老母亲和过去每一次一样,拄着拐杖,迈着艰难的步子送我们到村头。
  每当这个时候,我的心就像刀割一样,我几乎像童年一样不想离开母亲,我问自己为什么和母亲分离的时间这样长?我担心年迈的母亲,担心下一次还能不能看到她老人家……
  我感到我欠了母亲很多很多,但是母亲对儿子的要求却是极其有限的,儿子的每点点成就,在母亲看来,似乎是他一生的伟大成果。她不曾追求自己的享受,不愿把困难和坎坷留给儿子。她对儿子寄托的是无限的希望,每当这时,我从心里喊出“母亲万岁”!
  我们就要走了,离别时难见亦难。工作的召唤,把我的脚步拉得与母亲越来越远了!
  在平坦的白鹿原上,村子向远方退去,但,上海汽车租赁村头的那个身影,还久久地,久久地站在那里!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客服热线
010-66113443 周一至周五:10:00 - 18:00
用户在本站发表的内容仅表明其个人的立场和观点,版权归用户所有
如您发现有侵权行为,请联系客服,我们将妥善处理

星城祖母绿旗下专业宝石交流论坛,汇集了数万条网友关于祖母绿知识的相关心得,提供专业的宝石相关知识介绍答疑,是珠宝首饰时尚达人、业内人士、消费者的首选珠宝聚集地。| 网站地图

Powered by Zumulv.Com! © 1990-2017 StarCityEmerald Inc.

QQ|小黑屋|手机版|简易模式|珠宝玉石论坛 ( 京ICP备13002152号 )|网站地图   

GMT+8, 2019-11-17 09:08 , Processed in 0.604376 second(s), 19 queries , XCache On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